福建龙岩长汀县河田镇中坊村
本站网址:
394720.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村务公开

少林寺索5000万票款 官员:出家人要那么多钱干啥

发布时间:2014-09-24 12:06:00     阅读:47 举报


官员回应少林寺门票案:出家人要钱做什么
少林寺与政府部门的门票官司引发争议

9月20日早上7时20分左右,在嵩山少林寺塔林的围栏外,几名穿着僧衣的男子拉着质问“少林寺门票70%去哪了”的横幅,向嵩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下称嵩管委)讨说法。

两条横幅很快被景区保安收走。30多年来,少林寺僧人的最新一次维权草草结束。但这所千年古刹与政府管理部门之间的恩怨,即将在法庭上做一次阶段性的了断。去年年底,少林寺将嵩管委告上法庭,称后者从2011年1月到2013年10月,共拖欠寺方将近5000万元的门票款。

佛门清净地卷入世俗官司难免引发争议。事实上,从陕西法门寺开始,近年来寺庙与地方政府以及政府授权的开发公司间的矛盾时有发生。自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宗教政策起,绝大多数寺庙道观在被列入文物保护目录的同时,也成为可资收费的旅游景点,被地方政府视作一种产业。宗教与权力,文物与商业的冲突,亟待寻求一条解决之道。最近有媒体报道称,寺庙或将取消门票,这会是一个美好愿景吗?

秘而不宣的官司

这场官司本来很低调。少林寺向郑州市中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落款于2013年11月18日。“他们正式向法院起诉,就在起诉状写好一个星期左右。”嵩管委方面的代理律师称。

在此后的10个月里,这场官司一直不为外人所知。郑州中院首选的审理方案就是调解,为此还将原定于今年4月份的开庭延后,至今未定日期。

“双方没有对话的基础。”嵩管委一位官员曾旁听调解会,“少林寺说我们拖欠四五千万元票款,我们一分钱也不认,怎么谈?”

少林寺方面也认为没必要调解。释永信的一位下属告诉南都记者,如果调解可以解决问题,少林寺就不会打官司了。他认为,在过去的30多年里,少林寺对于与官方的矛盾,要么忍受,要么通过释永信和僧人上访来解决,都不是长久之计。

少林寺在起诉书中称,2009年12月30日,原告少林寺同被告嵩管委签订协议书,约定由嵩管委统一管理嵩山少林寺景区门票的经营业务;少林寺按照每人次30元分得门票收入。除此之外,少林寺不负担其他费用;嵩管委负责将收入按月支付给少林寺。

少林寺认为,自协议书签订以来,少林寺一直依约积极配合嵩管委对景区的经营管理工作,但嵩管委并未按照双方的约定及时、足额支付原告应得的门票分成款项,并长期拖欠部分款项。根据少林寺的计算,嵩管委2011年全年拖欠门票分成款1301万余元,2012年全年拖欠1473万余元,2013年1月至10月共拖欠2135万余元,总计拖欠4970万余元,并产生了232万余元的延迟支付违约金。

少林寺在诉状中强调,门票收入分成是少林寺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也是少林寺维系日常僧众生活支出、开展佛事活动、保护千年古寺、弘扬和发展少林文化的经费保障。嵩管委的拖欠,已经严重影响到上述事项的正常进行。

在附加诉讼请求中,少林寺以嵩管委严重违约为由,要求解除与嵩管委2009年12月30日签的协议,这意味着少林寺将脱离景区“单干”。

各有各的算法

在少林寺内部人士看来,2009年12月30日,少林寺与嵩管委签订的协议书很像一份城下之盟。在此3天前,港中旅已经与登封政府旗下的嵩山少林文化旅游公司共同成立了新公司,名为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下简称“港中旅”),注册资金1亿元,港中旅以现金出资,占51%股份,登封市政府则以经营性资产和部分现金合作,占股49%。

在政商合作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少林寺在谈判桌上已经没有太多余地。“政府招商港中旅,没征求过少林寺的意见。”一位接近释永信的人士称。接着,少林寺又被卷入了一场“被上市”风波。

少林寺与嵩管委当时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甲方嵩管委统一管理嵩山少林景区门票的经营业务,按照少林景区票面价格每人次100元实行分配,乙方少林寺分得每人次30元,少林寺常住院(少林寺主体)、达摩洞、塔林和初祖庵景点不负担其他费用。嵩管委按照“现行支付方式”按月支付给少林寺。

“双方主要是对门票分成的统计不一样。”嵩管委宣传科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按照少林寺的统计,政策性半价和免票的人次,嵩管委都得按照100元全价票的三成来与少林寺结算。而且,少林寺也拒绝景区经营部门在门票分成款中预扣相对应的税款。

嵩管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整个涉案期不足3年的时间内,少林寺共实得门票分成款1.4128亿余元。少林景区政策性免票,2011年为20万余人次,2012年为26万余人次,2013年1月至10月则接近21万人次。这些人次,少林寺都不会得到门票的分成。而享受半价票的人次,少林寺的分成款也对应减半为15元。据统计,享受半价票者,2011年为22万余人次,2012年为28万余人次,2013年1月至10月,为34万余人次。


除了上述庞大的享受政策性减免票价的人数外,少林景区的所有门票收入均需按国家税法规定进行全额纳税,其中营业税为门票收入的3%,再加上城建税、教育费附加以及地方教育费附加,总纳税比例超过了门票收入的3.3%。

嵩管委负责人解释说,政策性免票以及半价票,政府都有明文规定,“我们没有收到钱,怎么跟你少林寺分?”至于门票收入的税收,如果偷漏的话就是刑事犯罪,经营景区的港中旅公司每个月都会照章缴纳。“我们向法院提交了每一个月的纳税证明。”

这位负责人进而表示,少林寺的诉求毫无道理,属于“无事生非、无理取闹”。少林寺方面则告诉南都记者,寺方已经掌握了嵩管委内部人滥发免票、以权谋私的一些证据,“必要时将向社会公开”。

老问题“争斗”新办法

嵩管委的解释,并未得到少林寺的认可。“嵩管委想赖账,总得找点理由吧。”少林寺方面一位人士称,按照双方协议和相关法律法规,少林寺的要求合情合理。少林寺代理律师也表示,他的律师团队已准备了一整套诉讼方案,以回击嵩管委。

事实上,双方2009年12月30日签订的协议,回避了政策性减免票和纳税问题。因为参与谈判的少林寺和嵩管委负责人都拒绝接受采访,目前并不清楚5年前的协议为何有上述不明之处。但少林寺维权的经历显示,上述问题至少已持续9年之久。

2005年5月8日,时任登封市市长陈松林召集森林公园、物价局、旅游局、宗教局、少管局、少林寺等单位,就少林景区门票管理问题进行协调,释永信参加了会议。官方与少林寺约定,在实行新门票价格100元后,少林寺一张票可以分得30元,官方的登封市少林旅游公司分得70元,等2012年少林旅游公司贷款到期后,门票分成比例再重新协商。

接下来的几年里,少林寺一直按照自己认定的标准对门票分成进行计算,直至释永信最后上访。2011年11月8日,郑州市委下督办函,要求尽快处理“释永信反映登封市政府拖欠少林寺门票收入分成一事”。据少林寺内部人士称,当时释永信向更高层反映了这个问题,才引起了郑州市的重视。

少林寺和嵩管委对2005年至2010年门票分成情况各有计算,意见分歧高达4800万元。目前双方对簿公堂的分成存疑问题,当时也曾摆上桌面,但并未达成共识,而是以登封市政府财政拨付少林寺1500万元了结了2010年底之前的旧账。当时的郑州市有关领导要求双方进一步协商,避免类似纠纷,但也只是说说而已。

少林寺此次起诉,正是沿用了上一次的维权逻辑。但在嵩管委一位官员看来,上一次的1500万元就不应该给,这一次更不能姑息。“登封市当时财政有钱,也想尽快维稳。”这位官员说,嵩管委只是一个处级单位,即使郑州市委市政府,跟释永信可以接触到的上层领导比,也都处于弱势。

少林寺提出老问题,登封市却不再想沿用老办法,于是双方便法庭见了。一个背景是,登封市在这3年来卖了几个大矿好矿,又大规模拆旧建新,地方财政早已入不敷出。

口水仗与经济账

在少林寺状告嵩管委的过程中,作为少林景区经营方的港中旅除了出具相关书证外,一直保持沉默。在当地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看来,少林寺这次看似起诉嵩管委,实乃剑指港中旅。至少门票分成款都是由港中旅方面收取后,转交嵩管委再支付少林寺的。

这位人士认为,释永信管理风格强势,在宗教与商业领域一向善于开疆拓土。但现实却是,任凭少林寺开的公司和海内外下院再多,少林寺常住院却一直只有60多亩地,处处受制于人。登封市政府又与港中旅签订了经营少林景区40年的协议,更让少林寺时时警惕“被上市”的风险。

在2009年底港中旅入股少林景区经营后,“三国争霸”的局面便持续至今。最初,是少林寺就“被上市”的传言在媒体上喊冤并发难;一两年后,少林景区因管理混乱,又被警告将面临5A级景区摘牌,媒体再次聚焦景区的官商合作模式。这一次,登封官方发现有公关公司介入推波助澜;到2013年7月1日,登封市又以港中旅违约,只收门票不投资为由,强行接管了少林景区售票处,仅仅一天,便被河南省领导叫停。

在这四五年间,释永信也总是隔三岔五地被网上传言困扰,虽然他曾求助官方帮助澄清,但被后者拒绝,导致双方更加对立。最近的一个消息是,少林寺方丈室在装修时,发现了数个针孔摄像头。

释永信曾多次呼吁寺庙免门票的新闻,被嵩管委方面下载打印,作为其言行不一的证据。这位“佛门CE O”也被外界尤其是利益对立面不断进行世俗化的描述。

“少林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嵩管委一位官员的话颇有代表性,“少林寺都是出家人,能花多少钱?他们接受那么多布施,什么时候被审计过?”

根据这位官员介绍,嵩管委可以分得景区门票款的49%,30%要交给少林寺,还要再分钱给景区其他景点。加上其他不断增长的开支,嵩管委现在每一年都要亏损1000多万元。

对参与门票分成的质疑,少林寺方面的解释是,少林景区强行将少林寺圈入,“断了少林寺走了1500年的路”,导致信众无法自由入寺,香火布施颇受影响,只能依赖票价分成维持生活。

释永信一直强调少林寺是一家子孙庙,庙产和人事皆应由僧人掌管。而在官方看来,作为文保单位和旅游景点的少林寺,土地和房产都为国有,政府有权进行规划和开发。登封市有关领导多次表示,官方为了提升少林寺周边环境,拆迁改造一共花了超过10亿元。

对少林寺和释永信来说,向政府讨说法并不陌生,几乎贯穿了少林寺30多年来的复兴史。在释永信看来,少林寺塔林中最重要的高僧就是他的师父行正。1981年,释永信出家到少林寺之后,行正曾多次带着他到登封甚至北京上访。

在释永信20多年后口述的回忆录中,这是一段很屈辱的往事。他也经常以少林寺当年的破败弱势,来为现在的商业化辩护。

门票“争锋”

根据少林寺的计算,嵩管委2011年全年拖欠门票分成款1301万余元,2012年全年拖欠1473万余元,2013年1月至10月共拖欠2135万余元,总计拖欠4970万余元,并产生了232万余元的延迟支付违约金。

嵩管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不足3年的时间内,少林寺共实得门票分成款1 .4亿余元。而少林景区政策性免票的人次,2011年至2013年10月接近70万人次,享受半价票者,则有84万余人次。

门票“争锋”

少林景区强行将少林寺圈入,“断了少林寺走了1500年的路”,导致信众无法自由入寺,香火布施颇受影响,只能依赖票价分成维持生活。

— 少林寺方面的解释

“少林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少林寺都是出家人,能花多少钱?他们接受那么多布施,什么时候被审计过?”

— 嵩管委一名官员的话

链接

网友评论: